糖素莓

※刀艦半a※idolish7中※加贺我老婆※鹤一期大法好※请给我更多的草莓※以上

谷:

手速快的我笔都要飞起来了T ▽ T……总算赶了个图!!

【银高】笛声起,魂归来,人俱散

※短篇

※ooc有

※渣文笔

※大概是BE


开篇

招魂师,是这个时代独有的一种职业。帮助人民召唤亡灵,寄托思念,或是驱除邪恶,亦是招魂师所该做之事。

坂田家族便是当年名噪一方的招魂灵族。近年来却日益衰退,只留下坂田银时这一位前任招魂祖的亲传弟子。

“呀咧呀咧,今天果然也还是没有工作啊。”颓废的声音从树林深处传来。偌大的庭院,如今也只剩下寥寥几人。而这几个人也不过是有求于坂田家而已。

抽出腰间的墨绿色的玉笛,吹响一曲跨越千年的绵长乐曲,似乎连面前灰朴的大树也重现了光芒一般,一丝一缕的精魂缠绕在银时的身边。

“引调…吗。”尽管是低沉的声音,但在硕大的林中也显得有些突兀。

笛声戛然而止,游离的丝缕精魂消失殆尽,周边的树林也回复成一副死寂模样。银时回过头去,拖地的紫底浴衣随意的披在身上,中长的紫发肆意的铺排在肩头,深绿的眸子单只被绷带遮起,一切都是这么的恰到好处。

“喂,你也是招魂师吗。还是说,你只是一个灵魂罢了?”偏过头去,看向来人。

“你看,我是人是鬼?”

“最近人的性格都这么恶劣吗,银桑我一段时间不出山还真是跟不上时代的潮流了啊。”

“传说中的坂田银时也就这样罢了,对你还真是一点都提不上兴致呢。”

“哈?那么我绝对会让你改变这个看法。”

“哦?我很期待。”说完,嘴中徐徐吐出一口烟雾,消失在一片幽静之中。

树叶依旧在枝头骚动着,他嘴角轻勾,继续吹奏着一曲华美引调。

人与鬼。


正篇

他说他叫高杉晋助。他说他自己早已是亦人亦鬼。或许是对这个世界有些过多的留恋让他依旧是人类模样,但那早已死去的世界则挖空了他的灵魂,只剩下了空寂的躯壳。

他知道他面前的这个男人不是等闲之辈,他知道终有一天他会来毁了他,但是他依旧是被他吸引,甚至是不可自拔。

他日日都会来到这间偌大的房屋前,或是与他聊天,或是互相斗嘴,或是做些无意义之事,亦或者是切磋剑术。他乐此不疲,他反正是闲而无事,也欣然接受。

临近午夜,他来到树林,叫上位于树上的男子,带他来到了山下。

一派辉煌的景象着实让他惊讶。他忘记了,今天是新年,他忘记了,今天是他死去的第十个年头。

他任由银时拉扯这他,在这个摊位上逗留,在那个摊位上兜转,等他意识到他们已经坐在远离喧闹人群的山坡上时,他才看见银时手中塞满了甜食。银时递给他一块苹果糖,鲜红的颜色似乎是意外的符合新年。高杉把它塞入口中,却是素然无味。他猛然想起,是的,他已经死了,怎么还能接触到人间烟火呢,却看见身旁人那洋溢着幸福的微笑,他似乎也淡然了。

“或许这样,也很不错。”他慢慢的向身边人靠去。似乎是感受到了肩膀上的重量,银时放下手中的食物,看到他的睡颜,下意识地把他圈在怀中,双手握住那双有着冰点温度的手,久久没有放开。

“我或许是喜欢上他了。”好似一对热恋中的情侣一般,他将头抵在他的肩头。顶上,烟花开的正灿。

情与鬼。

坂田一族终究是为幕府做事,但最近交付于他的任务确实有些棘手。

“最近幕府高官的脑子坏掉了吗?竟然说什么有鬼在阻止他们的计划!果然不是什么好的计划啊,连鬼都在反抗。”絮絮叨叨的说着些什么,抱怨的话语一字不差的落入了高杉的耳中。

“可能,我可以帮你。”斟酌着开口,却又有些犹豫。

“唉?不行啦,这种事还是由我来吧,你再怎么厉害找鬼什么的还是我比较在行吧,毕竟是我的本职啊。”

他愣怔,他竟然愚钝到没有发现他是鬼。他默默地低下头,不再言语。

从那时起,银时便整日整夜忘我的吹奏着绵长引调,希望尽早能够找到那个在幕府掀起波澜的鬼。但事与愿违,似乎没有一丝精魂知晓它的行踪,眼见截止日的慢慢逼近,他似乎放弃了寻找。

烈日当空,他坐在树阴下贪恋着这一丝凉爽,手中的玉笛也褪去凛冽的色彩,安稳的躺在主人的手中。

身后似乎有人靠近,步伐缓慢,身上的衣衫磨娑着翠绿的嫩叶。听见声音,银时也不由得回过头去。

脸色异常苍白的高杉,倚靠着树木,身后断断续续的血迹在烈日下显得尤为注目。他说,只为见你最后一面。

他踏着蹒跚的步履,向前走去,一个踉跄却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。

银时在看到高杉的瞬间明白了一切,明白了为什么没有一丝精魂看见过他,原来他一直陪伴在自己的身边,恨自己为什么没有早一点发现。

大块的阳光破碎着洒落在他们的身上,眼睛没由来的酸胀,手中原来就冰冷的躯体此刻似乎是有着寒骨的冷彻。

“你不会死的。”声音都沾染了他的战栗,颤动着。

银时急忙从怀中拿出玉笛,却因慌乱而将玉笛掉落在地。有着裂缝的玉笛,再也不能奏响一曲完整的沉调。

他无奈的抚上他的脸,暗红的瞳孔中满是惊慌。他对他说,我爱你。他俯下身,在他的唇齿间留下深深一吻。他说,等我。

手中的温度,慢慢回升到了太阳的温度,但是,心中却永远停留在他的体温,属于他的寒冷。脱离眼眶的液体重重的打在他的手背,溢于言表的悲伤,再也无人为他抚平眉间的皱褶。

爱与鬼。


尾声

笛声起兮

魂皆聚之

笛身毁兮

人尽散之

他打着油纸伞,走在江户的街道上。面前,是一个熟悉的身影,嘴角似乎沾染上轻快的气氛。

“喂,银时。”

前面的人影稍顿,回话道:“是谁?”顺势回过了头。眼中的迷茫没有掩盖的散露殆尽。

他张了张口,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。整个世界是寂静的,连雨滴似乎也忘记落下。他无奈的勾起唇角,悲凉的气氛蔓延至身。

“对不起,认错人了。”

一世的因缘挂牵,此刻,也终于落下了帷幕,这一段情爱,也终究被时光的车轮碾碎在世俗的尘埃之中,再也找寻不见。

Fin.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又发上来了,比较久之前写的了,现在看来真觉得自己脑洞大开,不管怎样祝食用愉快。